Bijutsutecho|Yuichi Hirako Exclusive Interview -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nts and humans

這裡是標題,程式會自動抓
Jan. 02, 2020
Yuichi Hirako, a Japanese artist, with the theme of the coexistence of plants and humans. The idea inspired by the graduation project when he was studying at Wimbledon College of Arts in England. Created works after delving into the project, including drawings, sculptures, installations, sound performances, etc., and focusing on painting.
The exhibition “Memories ” is holding in Tokyo, Japan.

平子雄一

Reported By Bijutsutecho

https://bijutsutecho.com/magazine/interview/21074?sfns=mo


edit|Bijutsutecho

photo|Bijutsutecho


Yuichi Hirako has presented works in a wide variety of media, including painting, sculpture, installation, and sound performance, with a focu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nts and humans. In his new solo exhibition “Memories” starting on December 21st, he will also present a new series “Perennial” created from his own records. At Hirako's atelier, I asked about themes that I have been exploring and how to create works.


持續追求「植物和人的關係」


── 平子雄一先生到目前為止將「植物和人的關係」作為主題處理,以丙烯的油漆作品為媒材製作了品。高中畢業後,去了英格蘭,並在倫敦藝術大學的溫布爾登藝術學院學習。首先,我想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

「當我在學校時,我嘗試了很多事情,因為要確定主題並不容易。我為上一個畢業項目製作的圖紙之一是描繪植物和人造物體的景觀。當我研究這張圖時,我開始欣賞植物和人類的主題。」

我生長在岡山縣的一個農村地區,周圍環繞著自然風光,但中學畢業後,我搬到了英格蘭的倫敦。倫敦有許多大型公園,週末有很多人來。有一天,當我參觀公園時,聽說人們在談論“自然是一件好事”,我感到非常不適。我感到我對自然的理解與那些人的感知明顯不同。從那時起,人們開始問為什麼他們如此追求自然,以及在城市生活中對自然的追求有什麼感覺。

在城市中,我們創建了公園和其他空間,而這些空間若不保持和控制植物就無法維持景觀。城市裡有大自然,但同時這樣的自然沒有人為控制就無法維持的狀態印象深刻,也很感興趣。

據說在學校裡,最好多考慮自己的背景,以及在英格蘭不同文化領域都有學習的地方。隨著我加深思想,將這兩個要素結合起來可以做些事情:一個在擁有大自然的國家長大的日本人和一個在海外大城市的大學學習藝術的日本人。我注意到了在畢業製作中,我反復進行了自我探索並重新思考了自己的背景,結果,我創作了一張詳細的鉛筆圖,描繪了自然與人工製品的結合。


平子雄一(Yuichi Hirako)多年生植物2019年3月26日帆布和丙烯酸116.7cmx 91cm


── 據說您的畢業作品是用鉛筆繪製的圖畫,但是在平子當前作品中重量最大的是丙烯酸塗料。是什麼讓您開始從事油漆工作?

回到日本後,我意識到自己的作品在視覺上類似野獸派繪畫,因此我開始認為顏色是必要的。此外,還希望動態增大尺寸。隨著我們轉向繪畫,“植物與人之間的關係”的主題正在擴大,並且作品的規模可能與作品的規模有關。


利用圖釘直接在工作室的牆壁上畫一塊大帆布似乎與平子想要的比例表達有關。

您可以通過將畫布粘貼在牆上並繪圖來對畫筆施加壓力。因為當我將畫布放在木框上畫畫時,我不太喜歡它有彈性的狀態。可以使用多種類型的畫筆,其中一些使用強力的畫筆進行繪製,在這種情況下,請使用強力的畫筆將筆毛的末端剪掉。

我認為選擇這種方法肯定與規模感有關。如果您會看到在木製框架上繪畫的極限,則必須在該範圍內創作,感覺太緊迫且像「產品」。如果將其粘貼在牆上,則可以獲得動力。當您將其粘貼在木框上時,我也喜歡圖片在側面旋轉,所以我敢於脫掉畫布。那更有趣。


平子雄一のアトリエにて、絵筆と絵具


── 看來您的生產範圍已從素描擴展到繪畫,但自2013年左右以來,您一直在積極從事三維作品的研究。

對於我來說,圖片是一種非常令人愉悅的媒介,我可以在面對面的同時畫畫,並且對技巧和過程有很好的理解。 但是,當我客觀地看著觀眾時,我認為繪畫不足以進入世界,可能因此自我限制。

二維限制仍然存在並且未被觸及,所繪製的內容看起來就像是一堵牆。我的畫是具體的並且具有深度,因此很容易與我所處的世界產生鴻溝。既擁有二維作品又具有三維作品,創建一個無法逃避作品概念的空間很有趣,因此我開始著手進行三維作品。


── 您在3D製作中的經驗是否影響了您的畫作?

如果您製作出良好的立體作品,相對的也會製作出出色的繪畫,因此在自己的作品中就會產生競爭。雖然有豐富的繪畫、立體、雙方的表現,但也有強烈的自我意識感,因此,在立體畫面上進行繪畫時,就能有意識地打破空間識別。


平子雄一のアトリエにて、立体作品


── 也可以製作使用蠟筆繪製的繪畫作品,但是它們給繪畫和三維作品帶來不同的印象。

在柔和的情況下,我會更不留神。 這幾乎就像是我自己的動作很原始的塗鴉,因為我可以用手在辦公桌上製作它。 作為一個概念,您的個性可能是最好的。



── 對於繪畫,您是否在生產過程中添加了即興創作的元素和發展?

在創建時,諸如花瓶和書籍之類的關鍵物品會在您的腦海中生長。我們將它們即興組合起來,找出彼此最接近的顏色最舒適的地方。我經常實驗性地將它們刪除,如果它們不起作用,則將其刪除。就我而言,不僅是概念,而且是您在畫布或紙上移動手時發生的有趣的事情,但這都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您不喜歡繪畫,那麼您將無法獲得清晰的圖畫。



── 平子的繪畫中出現了有趣的人物,在一個三維圖案創作中是植物和人類的相結合,創作的想法來源?

當初當我開始研究植物和人類的主題時,我正在繪製植物和建築物的組合,但是我開始認為它可以描述情況。我發現有趣的是人類對植物和自然的行為。

巴西亞馬遜河的熱帶森林正在被燒毀,這在很大程度上與尋求開採地下資源以致使經濟富裕的資本原理有關。另一方面,許多人自然希望保護自然。人們對待植物的方式根據人類行為而變化,並且這種關係穩定地變化。換句話說,與自然的關係是天生的,因為有人。這是我要深入研究的地方,我需要用“他”作為像徵這種關係的角色。

我只希望他成為世界的角色和一部分。經常有人問我,他是否是我的象徵。當然,這是事實,但我認為也是同時觀看的人。


「Memories」(WAITINGROOM、2019-20)の展示風景


── 鍋也是平子經常畫的圖案。

花瓶的形式很有趣,但它們的側面也可以使植物存活更長的時間並保持美麗。 被美人吸引的人似乎象徵著忘記了行為的殘酷,我意識到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存在。 在歷史上,花瓶本身就是裝飾性的,但與人類相比,說呼吸機上有花卉圖案或管是粉紅色的,這似乎很奇怪。


── 我的印像是作品中使用了多種顏色,您對這些顏色是否特別?

為了連接繪畫風景中的顏色,我不常洗筆刷。如果在繪製完一張圖紙之前不換水,則整體色調會更具凝聚力。我最害怕接近插圖。托盤還使用已售出的最大尺寸的絲錐,在被拉製時,它會混合併變成一種顏色。

我喜歡佐佐木雄三(Yozo Saeki)不太亮的精美色彩,而且我意識到自己的作品。 佐伯(Saeki)繪製的巴黎很混亂,字母被塗得很髒。 這是一種令人著迷的生活和歷史感覺,以及歐洲獨特的氛圍,自高中起就吸引了我。


平子雄一のアトリエにて、パレットとして使用するタッパー


── 除了佐伯祐三(Yuzo Saeki)之外還有其他藝術家嗎?

我是當代藝術畫家,我猜是Olafur Eliasson。 《小太陽》(2013年)在泰特現代美術館的渦輪機大廳展出。當我看到一個讓人放鬆的空間,感受人造太陽的本質時,我感受到了這項工作的力量。如何構建世界視圖真是太神奇了。它可能與我一直在思考的植物和自然有關。

──  展國外的展覽也正在積極地進行,我想外國藏家很多,個國的藏家有何反應?
來自亞洲,日本,台灣和韓國的許多客戶首先是從角色角度來看的。具有強圖標的圖片似乎引起共鳴。另一方面,當我與一位德國畫廊主交談時,被告知該信息太強大了。我認為這是對存在於作品中的稱為字符的異物的一種抵制。
在歐洲,北歐和荷蘭的反應也不同於其他國家。北歐地區有神話般的傳奇故事,而荷蘭也有着包括米飛兔(Miffy)在內的卡通形象文化。也就是說,展示個性的作品並非現實,而是一種“美德”。我認爲,荷蘭對包括性別在內的各種事物持開放態度我認為由於這種想法很容易被接受。




Memories

Period|Dec. 21 2019 - Jan. 26 2020

Opening hour|12:00 - 19:00

Location|Bunkyo Ward Tokyo 2-14-2 1F

Closing day|Mon., Tue., Holiday, 2020.01.01 - 01.07

[ free ticket ]





yuichi

網站維運已暫停服務

親愛的客戶你好,你瀏覽的田奈藝術工作室網站已逾期繳費,目前已自動暫停此服務。
> 前往繳費
鯊客整合行銷SEO-讓你的品牌在Google搜尋第一頁曝光